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sexy amateur girls,新手必看

老张今年五十五岁,老婆走得早,儿女都在外地工作,老张便在县里找了个小区保安的工作干着。

  昨夜值班的时候,老张在保安室的监控录像里恰巧看到了小区女户主刘凝雪偷情的景象。

  心怀不轨的老张将其录了下来,苦苦熬了一宿之后老张就登门拜访去了。

  按响了门铃,老张等了良久,大门才被打了开来。

  只见刘凝雪站在门内面容惺忪,揉着朦胧睡眼看着老张。

  老张看着刘凝雪白皙貌美的面容,心中不禁暗叹一声道:这娘儿们真好看。

  随即目光立马往下打量,看见刘凝雪那被一袭紫色薄纱长裙睡衣包裹着的玲珑有致的身躯。

  而且她好像没有穿内衣,身前略微有些松垮,但是却挺拔硕大的惊人,身裙在朦胧的纱裙下若隐若现。

  还有裙摆下那一双纤细雪白的小腿和那染着红色指甲油的可爱脚趾头。

  老张的神情变得有些垂涎欲滴起来,忍不住就伸手假意拍了拍刘凝雪滑腻纤细的手臂。

  刘凝雪醒了醒神,似乎察觉到了老张那赤裸裸的目光。

  一双纤纤玉臂立马环抱在身前,语气微冷道:“老张,大早上的跑到我家来干嘛?”老张嘿嘿一笑,往门内走了一步。

  神情自然的说道:“小刘啊,不请我进去坐坐吗?”刘凝雪面露难色道:“家里就我一个女人家,不太方便。

  ”老张憨憨一笑,突然一把抓住刘凝雪的小手轻轻抚摸起来道:“这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的年纪都跟你爸一个岁数了,怕什么呀!”刘凝雪连忙抽回手掌,老张却继续说道:“我把小刘你呀,就当女儿一样看待的,你不用想那么多。

  ”一边说着,老张的手臂还迅速挽上了刘凝雪的雪白肩头。

  刘凝雪神色难看的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冷声怒斥道:“你个老流氓,你赶紧给我走,别碰我!”老张当即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道:“其实我这次来是专门给你看个视频的。

  ”说着,老张点开了视频。

  屏幕内立马出现了刘凝雪和一个陌生男子在电梯里激情亲吻的画面。

  刘凝雪看见画面的一刻,神色都呆滞了。

  老张立马上前,一把搂住了刘凝雪柔若无骨的小腰,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刘凝雪被老张搂住之后,立马醒过神来,看着老张那黝黑粗糙的大手,刘凝雪神色十分难看,轻轻扭动身子想要挣脱开来。

  但老张却没给她挣脱开来的机会,轻轻用手掌摩挲着刘凝雪的小腰和后背。

  刘凝雪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连带着身前的耸立也抖动了起来。

  老张眼睛一下子看直了,另一只粗糙的大手不自觉的往刘凝雪的挺拔所在抓来。

  眼看老张就要触碰到了,但刘凝雪突然一把抓住了老张的大手,低声哀求道:“老…..老张,别……别这样,我求你,求求你了,我可以给你钱!”老张故作轻松的说道:“如果我要钱的话,那我还是找你老公要去吧。

  ”“别….别找他。

  ”说着,刘凝雪松开了手,双目紧闭了起来,一行清泪从眼角流出。

  老张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大手继续往那抖动耸立之处攀去。

  手中那滑腻柔软的触感,令老张欲罢不能。

  刘凝雪身前的挺立,老张一只手掌还无法完全覆盖住。

  轻轻揉搓着那硕大的挺拔,老张顿觉口干舌燥了起来。

  双眼贪婪的看向了刘凝雪那粉嫩的樱桃小嘴。

  老张猥琐一笑,露出了黄咧咧的牙齿。

  嘴巴往刘凝雪的樱桃小嘴靠去。

  粗喘的呼吸声逐渐靠近,刘凝雪也察觉到了异常。

  本来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一下子就看见了老张那距离她不过几厘米的大嘴。

  老张那发黄的牙齿和带着浓烈气味的口气,刘凝雪感觉恶心到了极点。

  这个年纪足够当她爸爸的人竟然想要占有她,想到这里,刘凝雪感觉无法忍受了。

  双手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将老张推了开来。

  “够了,你太得寸进尺了,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可以做这么不要脸的事!”刘凝雪愤怒的大吼道,俏丽的小脸涨得通红的。

  老张呆滞了片刻,他有些不明白原本已经屈服的刘凝雪怎么突然变卦了。

  “你不怕我把视频给你老公看看?”老张回过神来说道。

  刘凝雪再次沉默了,头颅低垂了下来。

  她知道她老公看了视频后,她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刘凝雪很害怕,但老张的要求也有些超出了她承受的范围。

  见到刘凝雪重新冷静了下来,老张缓缓走上前,一把将刘凝雪拦腰抱起,走到了客厅的长形沙发上放了下来。

  老张上下扫视着玉体横陈在自己面前的刘凝雪。

  两双手掌轻轻抚摸着刘凝雪那白若凝脂的小腿,美妙的触感从指尖传入心头。

  “小刘,放心吧,你张叔只要一次就够了,完事后就互不相欠,我保证你老公这辈子也不会知道的。

  ”老张的嘴巴紧贴着刘凝雪耳朵说道。

  说罢,老张在刘凝雪红通通的耳朵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刘凝雪身子轻轻一颤,牙齿死死咬住了下嘴唇。

  老张的大手从刘凝雪的小腿缓缓往上抚摸着,最后在刘凝雪平坦光滑的身躯上游走了起来。

  看着刘凝雪红扑扑的小脸,老张再也忍不住了。

  大嘴迅速往刘凝雪的唇瓣靠近过去。

  两片唇瓣即将接触的一刻,大门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异样的声音。

  似乎是有人在拿着钥匙开门。

  老张心神一颤,连忙起身,将刘凝雪的身子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正当两人在沙发上刚刚坐好,大门突然被打开。

  一个西装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凝雪,家里来客人了?”西装男子神色有些疲惫,疑惑的问道。

  刘凝雪连忙起身,神色异样,连忙说道:“汉……汉文,你怎么回来了?”这个西装男子正是刘凝雪的老公,陈汉文。

  老张也当即起身,笑着道:“小陈,你出差回来了啊!”“张叔,原来是你啊,怎么想起到我家来了?”陈汉文疑惑的问道。

  他也是认识老张的,小区的保安,出入总会打几声招呼。

  老张憨憨一笑,神色自如解释道:“这不是最近小区里的陌生面孔比较多,物业那边让我们走访一下,提醒住户们加强防盗意识。

  ”陈汉文释然,但看着刘凝雪有些不正常的脸色。

  当即关切的问道:“凝雪,你脸色不对劲啊,是不是感冒了?”刘凝雪连连摆手道:“没…….没事,你累了这么多天,赶紧歇会儿吧。

  ”陈汉文笑着摆摆手,示意不用。

  他的目光扫视了一下空空如也的茶几,当即笑嗔道:“张叔也是客人,来家里怎么不知道泡杯茶呢。

  ”说着,陈汉文便往厨房走去。

  刘凝雪恶狠狠的瞪着老张,用目光示意老张离去。

  老张嘿嘿一笑,毫不在意,手臂轻轻抬起,在刘凝雪光滑的脊背上抚摸了起来。

  当着她老公的面做这种事情,实在太刺激了。

  老张更加兴奋了起来。

  但刘凝雪内心却害怕极了,一下子就起身走到了沙发另一侧坐了下来。

  看着刘凝雪如此不知好歹的举动,老张冷笑了一下。

  “来,张叔,喝茶。

  ”陈汉文泡好茶水放在茶几上,客气的说道。

  老张摆摆手道:“不急,汉文,给你看段视频,这是物业那边的要求,关于防盗安全隐患。

  ”说着,老张就要掏出手机。

  “没事的,张叔,我都已经看过了,我给汉文说说就行了,你不是还要去下一家?”刘凝雪神色紧张的,连忙阻止道。

  刘凝雪心里害怕极了。

  老张却说道:“这安全意识不是一个人的事儿,每个人都要注重的。

  ”陈汉文也点点头道:“张叔说的是,我看看。

  ”说着,老张就点开了一个视频给陈汉文放了起来。

  视频放出来的一刻,刘凝雪松了一口气。

  老张放的的确是关于防盗的视频,不过她知道老张这是什么意思,强烈的威胁包裹了她。

  刘凝雪缓缓起身,重新坐到了老张的旁边。

  两具身躯距离的很近,都要靠在了一起似的。

  趁着陈汉文看视频的当头,老张在身后的右手缓缓挪动了起来。

  轻轻摸上了刘凝雪那一片丰满的挺翘。

  在陈汉文的面前,老张大胆的玩弄着他的老婆刘凝雪。

  此刻的老张感觉整个人到达了人生巅峰一般。

  那手掌传来的美妙触感也在刺激着老张兴奋的内心。

  揉捏了一阵后,老张的手掌往上攀去。

  因为陈汉文所坐的位置,刘凝雪身子右侧是他的视角盲区。

  老张的手臂环绕着刘凝雪的背部,手掌一下子握住了她右侧的挺立。

  指尖轻轻拨弄着刘凝雪身前那晶莹的米粒之物。

  强烈的刺激之下,刘凝雪不禁发出了一声闷哼。

  但专注于看视频的陈汉文丝毫没有察觉。

  老张所放的视频不过两分钟,很快陈汉文便看完了。

  抬起头来的陈汉文看刘凝雪的脸蛋更加红润了起来,口中也有些干燥了起来。

  尽管是老夫老妻了,但刘凝雪此刻的容颜十分勾人心魄。

  “张叔,我们会重视的,既然你还要去下一家,我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陈汉文下了逐客令。

  看着陈汉文眼里闪动的光芒,老张瞬时明白了。

  敢情这家伙也忍不住了。

  站在大门口,没过一会儿,老张便隐约听到了房内传来阵阵放纵的声音。

  ‘这个陈汉文还真是好命,不过过不了多久,我也能听见这美妙声音…R(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30;。

  ’想到这里,老张的腹部传来了一阵火热的感觉。

  …….距离上次去找刘凝雪之后已经过了四天了,这几天老张值班的时候没有一次看见刘凝雪出没。

  难不成这丫头故意躲着自己.?老张心中暗暗想道。

  但他又不敢再像上次明目张胆的去找她了,因为这段时间陈汉文也一直在家中。

  正当老张沉浸在上次与刘凝雪亲密接触的舒爽之时,一道倩丽的身影从大门口走过。

  老张定睛一看,这不是刘凝雪么?老张快步追了出去,在刘凝雪身后喊道:“小刘,我有事找你!”只见刘凝雪身子一颤,面容苦涩的转过头去。

  看着老张一脸笑意的看着她,刘凝雪便感觉一阵恶寒从心头涌出。

  “你到底想干什么?”刘凝雪冰冷的说道。

  老张憨笑道:“上次的交易可还没结束呢,咱们不应该找个时间,好好深入交流一下吗?”刘凝雪看着老张贪婪的目光,深深吸了一口气。

  

“还有,韩老师好像还自称是小母狗吧?”我扫了眼今天韩琦的装扮,她画了个淡妆,衬托出她的美丽,同时她还穿了件白色的衬衫,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能清楚地透过衣领看到里面的光景,极为诱人。

  再往下看,是一条包臀裙,勾勒出完美的弧线!我舔舔嘴唇,心中想着办公室没人,不如就趁这个时候把韩琦办了,不过韩琦终于开口了:“孙卓,你到底要干什么?”她语气中透露出掩盖不住的慌张,让我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可笑的是,直到这个时候韩琦还在用教师的语气命令我:“我命令你马上把这些视频删掉,不然的话后果自负!”“作为学生你怎么能偷拍老师,你信不信我报警说你侵犯了我隐私,最后让你进牢子里蹲上个几年,让你变成过街老鼠!”看着韩琦支支吾吾,满脸惊慌失措的模样,我真是爽到爆了。

  以前她总是站在正义的制高点来评判我,没想到今天却是让我抓到了机会,让她如此难堪!面对她的威胁,我没有丝毫的惶恐。

  “你可以报警把我抓走,不过你可以试试看是警察来得快,还是网络传播得比较快,只要我把这段视频放在校内论坛,到时候你就不是过街老鼠这么简单了吧?”我扬了扬手机。

  韩琦终于服软了,胸脯一起一伏,好半晌后才沉声开口:“孙卓,你到底你干什么?!”“我要干什么?”我像是看白痴那样看向韩琦,同时还富有侵略性地扫向她迷人的胸脯,语气略显激动地说道:“老师你这么美,我自然是想和你做那个。

  ”我一口气说出来这句话,同时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韩琦,心脏扑通扑通差点就要跳出来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韩琦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我,我从他双眼中能看出来内心到底有多震惊,似是没想到自己的学生竟然会向她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其实我自己说出来这句话也觉得过分到了极点,哪有学生威胁老师,要和她做的。

  但现在我必须得那么做了,之前我就想过,表哥喜欢她,那是因为他自己以为,他要了她的第一次,以为她是清纯的女人,只有他这一个男人碰过她!这些都是韩琦欺骗表哥的,既然如此,那我就让韩琦和除表哥以外的男人做,露出她的本来面目。

  而这个除表哥以外的人就是我!虽然这个想法极其的大胆,但我现在在手握着把柄,并不是不可能!不论怎么样我都得让这个贱女人离开表哥,不能再伤害表嫂了,也让她付出相应的代价!而且,这个女人真是实在太sao了,让我闭上眼睛,就是她的身影。

  所以有这个机会,不论怎么样我都得把握住。

  “孙卓我告诉你不要得寸进尺,老师是不可能答应你这种要求的,你回去吧。

  我是你老师,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发生!”这时韩琦又是怒斥着我。

  看到韩琦生气的模样让我有种天生对老师的恐惧,心里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但转念一想我才是占着道理的那方,韩琦拿什么来和我谈条件?我强作镇定,提醒满脸怒火的韩琦:“老师你要知道拒绝我的后果,你真的能忍受来自网络上的非议吗?更何况,无论怎么说你都做错了。

  只要我把这些视频放在网络上,你面对的社会舆论可不是一星半点。

  你可是人民教师啊,当小三也就罢了,还去打野战!你想一想当你的身体被所有人都看了一遍以后,传到你父母那里该咋办?”韩琦气得浑身发抖,就连平日里红润的脸蛋此时也是无比苍白,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上下的力气吼道:“我没有你这么禽兽的学生,孙卓你信不信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家长,好让他们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我不是软柿子,虽然我也有些担心她告状,不过我手中拿着的证据时刻提醒我韩琦不敢那样做。

  “老师啊老师,你好好的老师不当,偏偏跑去当小三。

  ”我摇摇头。

  韩琦面如死灰,像是被人抽走了全身的力气,直到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抵赖,那双眼眶通红,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可真叫人心痛,她连连摇头低声呢喃:“我没有成为别人的小三,我……我只是……”看着韩琦满脸的委屈,要不是我亲眼所见她之前模样的话,可就真的信了她的话。

  我冷笑不已,韩琦这么好的演技不去横店当演员真是可惜了,我可是一刻都不想等待:“韩老师,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等你说完这些屁话,视频就在我手中,你要还是觉得自己没做错的话可以睁大你眼睛看个清楚!”这一刻,我为表嫂感到愤怒!韩琦目光躲闪不敢面对我,但她脸上的委屈之色愈发浓重,几滴晶莹的泪珠已经在眼眶里打滚,随时都有可能滑落下来:“我真的不能和你做那个,我是你的老师,孙卓你不要逼老师!”每当我心底升起丝丝的不忍心,我便会告诉自己这是在为表嫂出气,那些怜悯也就随风消散了,态度也变得更加的坚硬起来。

  “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吗?你如果还不愿意,那我现在就先发班级群里,让同学们欣赏一下,我们敬爱的韩老师身体的!” 我咬牙道。

  韩琦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神极为复杂,但她似乎迫于我的威胁,神色之间出现了之前没有过的犹豫。

  看到这,我心里极其的兴奋,因为她一旦犹豫就说明,她心里可能是愿意和我那个了。

  于是接下来,我就赶忙的再次威胁道:“韩老师,你到底愿不愿意?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愿意,你和我表哥做的这些事情会立马传遍整个学校!而且,我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我在学校里查到你家的联系方式了,我不介意也发给他们看看!”“孙卓,你太过分了!”韩琦像是承受不了这种威胁,立马就要爆发了。

  “我再过分,也比你堂堂一个老师去却当人家的小三,破坏人家的家庭好,呵呵…”我冷笑道,接着就开始数数!这让韩琦脸色彻底大变了起来。

  “一!”“二!”“不要发,不要发,我答应你还不行吗?”当我数到三的时候,韩琦就像是彻底被我攻陷了一样,吓得带着渴求答应了。

  但接下来,她就又说了好几个条件:“孙卓,我……我可以答应和你做那些事,但你要为我做过的事情保密,也绝对不能把那些视频放到网络上!还有…这件事情更不可以让你表哥知道,我可是你未来的表嫂,如果让他知道我和他的表弟做了,他肯定不会要我了,这些你必须发誓!不然我一定会和你鱼死网破的!”“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不行?”韩琦一脸复杂看着我。

  “行,当然行啊!”这时我连忙的说道,刚才我还没有回答她可不是我觉得不行,而是因为她的答应,让我愣住了,太震惊和兴奋了,说实话,我来之前觉得她答应的机率非常小,毕竟谁愿意陪一个学生做啊,而且她可是想和我表哥结婚的。

  在她眼里她就是我未来的表嫂,我哥的女人。

  更不会和我做。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答应了。

  想想她韩琦就是在学校里就是冰山美女的代名词,有多少处于青春期的男生都把她当做梦中情人,我虽然对她没多大的好感,但我整天也YY她,竟然答应要和我做那些事情了!这不得不让我激动,兴奋!不过她最后一句说是我未来的表嫂,就别想了,因为我来的目的就是让你变不成我未来的表嫂。

  我吞了吞口水,再次扫向韩琦曼妙的身子。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感觉看到的景象都有些不一样了,总觉得韩琦是故意拉低衣领来诱惑我似的,而且我也感觉她答应那么快,是不是就是想尝一下我这个表弟的味道。

  “那你发誓!”被我盯着她的身体,韩琦脸色非常不好看。

  “好,我发誓,只要你和我做,我绝对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包括我表哥!”我连忙发誓道。

  见我发誓韩琦就似乎放下心来。

  “那老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兴奋地搓着手,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和韩琦做那些事情了。

  想着韩琦在我表哥身上做的那些动作,我就感觉受不了。

  发生在我身上,那真是能双到家了。

  看到韩琦动作有些拖沓,我心生不满,直接命令她让她把衬衫的纽扣全部解开,我要好好欣赏韩琦的胴体。

  不仅如此,我还要用力地揉搓她那对胸脯,像表哥那样拍打韩琦的翘臀!想想,我就激动得不得了,裆里的小弟也架起了小钢炮,做好了随时开炮的准备。

  “不行,不能在这里做!”韩琦似乎不想在办公室里做。

  在办公室里和老师做,这不知道多少人幻想过的,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怎么能轻易放过,于是我继续威胁她:“趁现在办公室没有其他人,我们可以快速解决,老师你要听我的!不然后果自负!”一刻我都不想多等!“孙卓你!”韩琦怒视着我,但随着我拿出来手机点开班级里面的群,韩琦就吓得只好让我去关办公室的门和窗户,然后便答应现在就和我做!见她愿意我浑身打了个机灵,把门和窗户都关上以后,我就迫不及待地的冲向了韩琦。

  而此刻的她,脸色极其的复杂,但还是按照我的要求把她曼妙的身子躺在办公桌上,供我享用!她虽然是答应了我的要求,但动作还是十分忸怩。

  我让她先解开衬衫上的纽扣,她点点头答应了,(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但我却觉得时间是那样的缓慢,解开一个纽扣就像是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你动作快点!”我喉咙发干。

  韩琦低下头,语气似是有些委屈地说道:“你不要着急,我……我只是一时没转变过来思想,我得慢慢适应适应。

  ”她所言有理,我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但我实在受不了她的速度,便舔舔发干的嘴唇问她:“老师,你动作太慢了,还是我来帮你解开纽扣吧?”我原以为韩琦不会接受我这个请求。

  没想到韩琦只是稍作犹豫后便点头答应了,并且她低头含胸坐在那儿,等待着我为她解开纽扣,可见她适应这个角色是多么得快,可见她到底是多么的j!!我就像是被电触了那般,全身上下的毛孔都舒张开来,我快步走到韩琦的面前把手伸向她的衣领!我感觉身体里就像是有把火在熊熊燃烧!我颤抖着手伸向那几个纽扣。

  韩琦胸前微波荡漾,我似乎已经能看到她胸前柔软,被我释放出来的场景,必定如三峡大坝泄洪般汹涌!我不停地吞咽口水,心脏快得几乎要破膛而出!快了!“慢着!”韩琦忽然喊住了我。

  我不解地看向她,皱眉不喜地问她是不是不愿意和我做。

  韩琦却是摇摇头说不是,只是觉得这样做的话没什么意思,想换个花样来玩点ci激的事情。

  我顿时好奇起来,连忙问道:“怎么个ci激法?”韩琦脸上泛着红晕,她没说话而是把食指伸进了红唇里,她不停地吮吸着手指,发出滋溜滋溜的声响,我脑袋一下子就懵了,直接把她的葱指幻想成为我的裤裆。

  她口这么好,简直爽到爆啊!这还远远不止,韩琦另一只手抚摸着她白皙的脖颈,在我的催促下不停地往下抚摸。

  我喉咙火辣辣的,就跟烧着了似的。

  这时候的韩琦实在是太迷人了,难怪表哥也都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来呀,你过来呀,帮老师解开裙子。

  ”韩琦眼中风情万种,朝我勾勾手指,引诱我过去。

  这j货!果然不简单!既然如此,那我便满足你!我身躯激动得微微颤抖,俯下身朝她的大腿摸去,说实话这还是我第一次抚摸女人的大长腿。

  

新婚之夜当我第一次看到张程的下面时,我甚至有些反胃。

  但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在张程的拨弄之下,居然敏感的有了反应,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原来我如此渴望被男人疼爱。

  我开始期待面前这个我爱的男人能和我彻夜缠绵。

  那天晚上,我们折腾了很久,可是张程无论如何都没有反应,我的热情也渐渐消减了下去。

  张程很难过,我抱着他安慰了很久,告诉他哪怕没有性生活我们也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有一天能够治好他的隐疾。

  他因为我的话感动了很久,更是发誓会一辈子对我好。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于是,我的无性婚姻也从那天开始了。

  张程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对我很好,我也一直享受着老公对我的宠爱。

  可是,我忘记了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那是个夏天,上完最后一节晚课之后,我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已经下班走了,我也准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

  在恐慌之中,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背后传来了响动,一个高大的男人贴近了我的身体,他的呼吸似乎就在我的耳边。

  我想要大叫,男人立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被一支炽热的东西碰上了。

  我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立马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自己面红耳赤的,我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我的力气又怎么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子呢?我被死死的禁锢在他的怀中。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捂着我嘴巴、揽着我腰的男人有多么渴望。

  他咬我的耳朵,在我的脸颊吹气,透着衣服的面料我都能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我害怕极了,但同时心里竟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奇妙的接触让我止不住腿软,全身都开始酥麻起来。

  我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人羞耻的叫声。

  我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流氓的举动时,我应该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自从与老公结婚后,我哪里体会过男人的温柔。

  我只是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宠爱!于是我放缓了抵抗与挣扎,感受着我后身传来滚烫炽热的触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身后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但正是这种神秘感,更让我的身体受到了刺激。

  身后的男人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伸手就撩我的裙子。

  紧接着,就在我的贴身内饰上疯狂地找寻着只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区域。

  厚大的手掌带着温度,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灵活的撩拨着,我原本就酥麻的身体,更是有些站不住了,白皙的皮肤上都泛起了一阵红光。

  在我险些快要沦陷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张程往日里对我的照顾,想起他对我的百依百顺,又想起结婚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对我发过脾气,我清醒了一些,抓住男人的手想要让他停止自己的行为。

  谁知他并不理会我的反抗,反而越发无耻地将手伸进了我衣服的里面。

  当他察觉到我早就有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时,他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在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叫声,以及躲在我身后,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

  男人听起来也越来越兴奋,他靠近我的耳边,吹着热气问我:“你想不想要?”我感觉到他的那里传来滚烫的热度,简直要将我灼烧掉。

  我的心好像要从胸口跳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成型,这种压抑而不能释放的感觉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想尖叫呐喊,我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需要解决我的生理需要。

  可是和张程结婚快有一年多了,我从未在张程的身下感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我仍然保留了身为女人的第一次,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这将多么可笑。

  这一年多里,每次当我有需要的时候,我就只能偷偷的抚慰自己,可是这哪里比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压抑了太久,我也明知道是自己的老公不行,但我也怕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忍住了一个年芳正好的女人的寂寞。

  长时间的压抑在我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让我差一点就克制不住自己那可怕的念头……“谁在里面?”突然,门口亮起了一阵光,吓得我身后的男人立马松开了我,躲到了黑暗之中。

  我转过头,透着月色一看,原来是我们系的教导主任孙涛举着手机闪光灯站在门口。

  “原来是王茜,你怎么还没走?”“孙老师,您怎么也还没走?”“噢,刚刚电路跳闸了,我去看看,马上就走。

  ”孙涛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果不是刚刚孙涛的出现,刚才我可能就顺从了那个男人,我的理智瞬间恢复,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2823.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5932.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3289.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2817.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7882.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3878.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6889.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c.aspx?6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