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伊 莉 影片 網,新手必看

她吃力地央求着,只希望老马能放下他的魔掌,停止对她的挑逗,她甚至想要松手了,让老马去解决下面的问题。

  可是老马依旧不依不挠,反倒揉捏的越加肆意,甚至还想从衣衫下透进去,穿过奶罩爱抚自己那对好久都没被人滋过的白嫩!张倩是想着要松手哩,可是不知怎的反而把老马身下握的更紧,一上一下的更加没有着落!她想不了其他了,眼睛盯着老马的身下,小手飞快地套弄了起来。

  两人都不说话了,房间里传出都只有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互相在折磨着,互相也因此得到快感……足足半个多小时,张倩是真的受不了了,她上面被抓得生疼,下面可是空的痕痒!急促的喘息中,张倩终于选择了对老马求饶。

  “马哥,求你不要了,我不行了,我好难受……”谁知道她抬头一看,却只见老马的双眼早就变得通红,里头写满了对她的欲望。

  “倩妹儿,我知道你哪里难受,让我帮你解决吧,让我进去那地儿!”“不行!”试探的话刚说出口,张倩就立马拒绝了。

  尽管张倩很想,可是她不能真的跟老马做那事。

  自己连孩子都带来了,就是为了想借此挡住老马,可是自己现在这么做,到底又是为了什么?!这让她觉得羞耻,又觉得自己低贱,自己这么做,和外面站街的女孩子有什么不同?张倩还保持着一丝理智,老马没有得手,也只得选择徐徐为之。

  在张倩小手的套弄下,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激动了,昨天晚上没能释放的,加上今天积攒的都要一次爆发出来。

  老马盯着张倩樱桃般的小嘴,那小嘴张合之间可都诱人极了,让人想要进去……于是,老马就出声了,引诱着张倩把小嘴张得更快一些。

  张倩正给老马套弄着,一时没反应过来地就张大了嘴,这一张开,她立马感觉到老马身下一抖,紧接着有什么喷进了嘴巴里,舌尖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咸腥腥的,咕噜一下还吞了下去……这一吞下去,张倩立马明白了是什么东西,刚才老马还抖了一下,不是那里出来的还能是哪里?她的小脸红的不行,自己连死鬼老公的都没吞过,现在居然吞了老马的。

  老马被张倩给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他赶紧想要撑起身来,可谁知道张倩动都没动,他下面的巨大顶上去,反而还打在了张倩的脸上。

  自己脸上也沾了那黏黏的液体,张倩顿时更加羞恼地站了起来。

  “老马!”她快要羞疯了,要是老马刚才再对准一点,她还要把那巨大给含在嘴里了!满肚子怒气地喊了一声,张倩赶紧地就朝着卫生间跑去,开水要把脸上和嘴里的都给清理干净。

  老马见张倩羞恼地离开,心里却没有一点不舒服。

  他现在可是高兴得很哩!想起张倩刚才叫他一声,嘴角边都还溢出一丝浓白色的,老马就激动地想跳起来,可惜腿脚不利索哩,不然他准保跳个几米高!高兴归高兴,老马也没想着要得罪张倩,毕竟以后的日子可还长着哩!把自己身下的疲软给收了起来,老马推着轮椅到了卫生间,和正在洗脸的张倩道歉。

  “倩妹儿,哥这次是真的对不起你,我本来就没想着要喷进去你小嘴里哩,只是一时失误,求你原谅我,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我都愿意!”欣喜若狂全部都藏在了心里,老马现在脸上可是装的真挚得很!可张倩还是单纯哩,见到老马像小孩一样地低着头,真以为他认错了,心里头的怒意也消了好几分。

  说实在的,那东西之所以能喷到自己的嘴里,也是因为她套弄的时候对准了上面的小嘴……只是想起毕竟进了口,张倩还是娇羞得很,若是自己身下的水也进了老马的嘴,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觉得害羞。

  这想法一出来,张倩的脸蛋顿时变得更加羞红。

  老马看着张倩好像没生气的样子,人老滑头的他赶紧地就想转移话题。

  “对了倩妹,等过几天我联系下我以前的朋友,让他们帮忙给你儿子找个好幼儿园。

  ”“至于钱的事你也别担心,你孩子就是我的孩子!”老马这话带着歧义,听得张倩更加不好意思了。

  不过老马这也不是说假话,他以前打仗的兄弟们现在可都比他出人头地,也都仗义得很,让他们找个幼儿园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而且老马这些年因为拆迁也得了一笔巨款,别的不说,至少养活他和张倩两母子都不成问题。

  可是张倩哪敢接他的话啊,老马这么一说,她就想着要拒绝了。

  老马虽然真诚,也是乐意个帮自己的好人,可她要真的让他帮忙了,那岂不就是个妓女了,毕竟自己刚才才服务完老马哩!张倩再三拒绝了(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老马的好意,老马也没有办法,只好暂时把这件事给放在脑后,想着等以后再来解决。

  第二天的时候,张倩就带着自己孩子去找幼儿园了,直到下午的时候才回来。

  只是让老马意想不到的是,张倩这一回来,可是带着满脸的疲态。

  “怎么了?”老马一通发问,然后才知道原来是张倩带着孩子去找幼儿园,可是因为她不是城市户口,根本就不让孩子进去读书。

  张倩哭了好一会,怨自己是个穷人命,连让孩子读书都不成。

  老马安慰她好一会,她才停歇下来,转而去做饭了。

  饭做完之后,张倩也没心情吃,找了个借口就想着回房里躺下了。

  老马见她这一脸劳累的样子,心里也是怜惜的很,当晚就给自己的老战友打去了一个电话。

  当老马把他给孩子安排进城里有名的一间幼儿园里的时候,张倩的脸瓜子立马从幽怨变得欣喜,她没想到自己走了一天都成不了的事,反而被老马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当下张倩就想着要表示感谢,等以后有机会就来报答他。

  谁知道老马却连连摆手说不用,眼神却是朝着她胸前的两团看去。

  张倩心里是又羞又无奈,怎么这老头每天就想着这二两肉的事……有了老马的安排,张倩马上就带着孩子去办手续去了,临出门的时候,老马还特意往她手里塞了一张卡。

  “这卡是你的工资卡,里头存了五千,以后你的工资和孩子的学费我都会存在里头的。

  ”张倩心里暖融融的,知道老马这是真的为了自己好,毕竟就算是补贴,老马也没必要补贴自己这么多。

  看老马盯着自家孩子的眼神,那里头是真的写满了疼爱。

  不过这钱张倩却觉得接不得,就像是刚出炉的红薯,那可是热乎的很。

  她想着把钱推回去,可一来二去的反而把老马都给推怒了。

  “你这娘们,怎么这么叽叽歪歪,让你拿着就拿着,给孩子办入学手续可麻烦得很,学费可都是一个季度交的,你要没钱哪能去交学费?”被老马这一骂,张倩心里却暖乎乎的,不知怎么的,老马说自己是个娘们的时候,那语气可跟她的死鬼老公差不多,霸道的语气中却又带着对她无限的体贴。

  

“干……干啥?”李达有些不敢相信。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诉你师父啊!”李达一听这个,赶紧跑了过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气扑面而来,李达下意识的深吸了两下,顿时有些意动,心驰神往。

  翠花嫂子两手捂着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满意李达被自己吸引,调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着的地方啊?”李达看着指缝间,露出的白皙皮肤,呆呆的点了点头。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丝,娇声道:“那你说一句好听的来。

  ”李达挠挠头,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阵白眼,但还是慢慢将手放了下去。

  一对雪白饱满立刻显现了出来,高傲挺拔,弧线圆润饱满,显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达的目光好像要喷出火来,很不得直接贴上去,身体都变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头来,好像是翻身农奴要把歌唱。

  “好看吗?”翠花嫂子的声音变得柔和,甜美软糯。

  李达机械的点了点头,不愿意浪费一丝的目光,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吗?”李达猛然间抬起了头,有些痴呆的问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并没有说话。

  李达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颤颤巍巍的将手放了上去,这是他十八年来,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体,内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惊喜兴奋。

  仿佛无师自通一般的,李达双手覆在那白皙柔软的饱满之上,手指微微发力,感觉那舒服无比的手感。

  渐渐的,他开始整只手轻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动,手上传来一阵柔软滑弹的感觉,奇妙舒适。

  翠花嫂子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着,一股电流般的感觉袭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头都要变软了一样。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环住了李达,像是在鼓励着他多用点劲儿。

  手上的动作不停,李达的嘴巴缓缓靠近,覆盖在了翠花嫂子的双唇上,开始索取着。

  翠花嫂子的纤细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达隆起的帐篷。

  十八年来一直孤寂的腰间巨剑,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间变得更加凶猛狰狞,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挣脱出来。

  李达发出一声嘶吼,紧紧搂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顶着。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双手拉住李达的腰带,拼命的拉扯着,想要将里面的野兽放出来。

  “李达!李达!你在哪儿?”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极度的不合时宜。

  李达猛然一惊,手上的动作也瞬间停了下来,急忙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坏了…坏了…师父来了…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声音惊得娇躯一颤,但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推开李达,“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帮我穿衣服啊!”两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李达!”翠花嫂子才刚穿上内衣,老道士的声音已经临近。

  李达满脸苦涩,焦急的跺着脚:“怎么办…怎么办…这下被师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边着急的穿着衣服,一边忽然说道:“快,跳进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师父支走。

  ”李达瞬间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万别让师父知道我在这儿。

  ”说完,李达一头扎进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这儿?”老道士同样穿着一身旧道袍,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一小撮胡子,笑着看向翠花。

  翠花赶紧挤出一个笑脸:“这不是听见你的喊声了,来告诉你李达已经回去了。

  ”。

  老道士仔细打量了翠花后,顿时眼前一亮:“你……这是刚洗完澡?”翠花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衣服也被浸湿,贴在身上,将玲珑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来。

  脸色微红的嗔怪道:“重阳叔你说啥呢!”老道士重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失态了,失态了,那既然李达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观了。

  ”“好,你快些走,说不定还能赶上李达。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应一声后,急匆匆的转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急着回家把刚才没有尽兴的补上。

  重阳看着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副风景画一般。

  而湖里的李达在听到师父走后,才顺着水流,悄悄的来到了下游。

  夏天气温高,等回到道观时,李达的衣服已经基本干透。

  他来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阳正坐在桌边,等着他一起吃饭。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赶紧过来吃饭。

  ”重阳示意李达坐下。

  李达答应一声,坐在了重阳对面,拿起碗筷,将头埋得很低。

  “我帮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车。

  ”“推车?可翠花说看见你很早就回来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见了阿婆的。

  ”李达不敢看师父的眼睛,低着头不停的扒饭。

  “你慢点吃,师父又不跟你抢。

  ”重阳疼爱的看着这个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对了,徒弟啊,你觉得你翠花嫂子咋样?”“噗!咳…咳…咳……”李达被吓得一下子噎住了,赶紧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虚的问道:“师父你问她干什么?”重阳没有觉察到李达的异样,依旧微笑的吃着饭。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对她的感觉。

  ”李达有些狐疑,该不会是今天的事,被师父发现了吧?瞬间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听见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翘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着师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没有异常,李达有些不明白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细算还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会跟我那个啊,李达心里暗道。

  “哎……一个女人家的,肯定过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怜悯之色。

  “师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关心起翠花嫂子了?”“噢,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她一个女人死了丈夫,身边没个帮衬,挺不容易的。

  ”老道士摇了摇头,看不明白他内心的想法。

  “那咋了?咱们不是经常的帮她干活儿呢嘛。

  ”“可这样只是治标不治本,她的生活还是很累,得想想办法帮她改变生活。

  ”“那师父怎么帮她改变生活啊?”李达追问道,他内心里也很想帮助翠花嫂子。

  “不如帮她找个婆家吧,你说咋样?”老道士依旧慢慢的吃着饭,但余光一直观察着徒弟的表情。

  “找个婆家?咱们怎么帮她找婆家?再说了,咱们也不知道人家翠花嫂子愿不愿意呢!”老道士听完也是一愣,随即恢复常态,道:“哦?你说的也是,那要不你去帮师父问问,看她愿意不。

  ”李达听完也没细想,顺嘴说道:“问倒是可以问,但咱们上哪儿……”说到这儿,李达脑子瞬间转过弯儿来,师父刚才说的是,帮他问问?难道是师父自己想跟翠花嫂子?李达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忐忑的问道:“师父,不会是你想娶翠花嫂子吧?你可是道士啊!”老道士被徒弟抓住了内心想法,不由得一阵尴尬,悻悻的笑道:“我就是让你帮着问问,没别的意思。

  ”李达听见师父这样说,稍稍放下了心,正准备扒口饭。

  不料老道士的下一句话,瞬间又让他喷了出来。

  “再说了,道士也是可以有俗家弟子的嘛!”……第二天,李达顶着两个黑眼圈来到前院,开始清扫着落叶,没办法,昨晚师父的话让他久久不能入睡。

  为什么师父想要娶妻了?为什么那个人偏偏是翠花嫂子?为什么自己又跟翠花嫂子那样了?李达感到脑仁一阵抽搐般的疼。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

  李达放下扫把,走向门口:“来了!来了!”刚打开门,翠花嫂子就扑了进来,将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股脑儿塞给李达,然后直接到了真君殿。

  “咋样儿?今儿我是头一炷香吧?”(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翠花嫂子高兴的喊道。

  李达赶紧跟上:“嫂子你这今儿是咋了?平常没见你上过香啊。

  ”翠花嫂子没理会他,小心翼翼的插上香,再缓缓行礼,一脸的虔诚,好像是许下了一个很重大的愿望。

  然后转身白了一眼李达:“为啥?还不是为你!”“那些东西都是给你的,自己慢慢吃。

  ”说完这话,她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道:“对了,昨晚你师父没发现什么吧?”李达一听这个,顿时有些萎靡。

  “发现倒是没有发现,不过……”“是翠花来了?”老道士重阳走了出来,打断了李达的话。

  “怎么?来这么早,是有啥大心愿啊?”翠花转头望向老道士,嘿嘿一笑:“也没什么,就是给自己一点儿希望。

  ”“对了重阳叔,我有点活儿找李达帮忙,你看能把他借给我一天不?”老道士先是眉毛一挑,随即又笑了出来。

  “没问题,你让他跟你下山就是了。

  ”“那成,那我们这就走了,柴火还在山腰上呢。

  ”说着笑着朝李达使了个眼色,让他跟自己走。

  李达只得将怀里的东西交给师父,跟着翠花一同走出了道观。

  两人沿着山路慢慢的走着,翠花心情不错,嘴角一直挂着笑。

  “咋样儿?有我出马,让老道士给你放一天假,高兴不?”“哦。

  ”李达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声。

  “咋了?让你放假你还不高兴了?”“不是,是……哎呀!跟你说不清楚。

  ”李达现在满脑子都是临走前师父冲他挤眼睛的神情,分明就是提醒自己,别忘了问昨晚说的事。

  难道真要和师父抢女人?李达狠狠的摇了摇头,想不通的事就不想了,不然脑仁又要疼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5391.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6561.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4594.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2774.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7298.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6822.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4014.html

https://www.custom-rubber-bracelet.com/twd.aspx?5961.html